常州bet36在线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在线老网站_bet36平台运动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大西北之旅!

2018-5-10 23: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7| 评论: 0|原作者: 光头老男人|来自: 越野e族论坛

摘要: 拖延症患者,是无药可救的! 年前,带着伙伴,走了一趟西北,天时地利人和皆无之下,灰溜溜的回到了杭州。一直需要写一篇游记帖子,可浑浑噩噩的到了现在,才开始静下心来,把一路的故事写出来,给有大家茶余饭后 ...
? ?? ? 拖延症患者,是无药可救的!
? ?? ? 年前,带着伙伴,走了一趟西北,天时地利人和皆无之下,灰溜溜的回到了杭州。一直需要写一篇游记帖子,可浑浑噩噩的到了现在,才开始静下心来,把一路的故事写出来,给大家茶余饭后加一点谈资。

FiA7JTvvK-YVQYEaX5I47eZEEeeF-watermarkw728.jpg

? ?? ? 最初,很简单,个已过而立的“老男人”,喝茶聊天,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现实,却有一样的迷茫和困惑。曾经每年暑假听着西游记的『敢问路在何方』,此时才明白原来真的有这么一天,自己也会发出这样的疑问。
Fh_gwpJz5oZVALunURg1SlbUZMqZ-watermarkw728.png

? ?? ? 也许按照心理鸡汤的手法,这里我们应该抛开一切,路,去寻找路的方向。可惜我们是平凡的人,不是小说里轰轰烈烈的大咖,还有家庭和责任。合计来合计去,合计出个旅行直播,做个老男人从家到荒原的直播。目的不是安抚悸动的心,只是想迎合潮流的同时,试着赚些奶粉钱,为自己开山辟路。
FuPwcZVR6vtx4mqRtPFOut6mOiz8-watermarkw728.jpg

? ?? ? 好吧,老男人虽然没有成功过,可毕竟没把这十年活到猪身啊。人脉有那么细细的几条,朋友有那么铁铁的几个,能力有那么小小的几点。老男人的旅行,多了个摄影师,来了个丹麦姑娘,富裕的朋友赞助了人民币(人太多,名单就不列出来了),有货的朋友赞助了锅碗瓢盆(鸣谢『火枫』的户外炉具,炊具,餐具)、衣服鞋袜(鸣谢『迪卡侬』的衣服鞋袜、睡袋帐篷、水壶软床、背包椅子)、手表、车贴(鸣谢『劳时特』的手表,鸣谢『E企印』的车贴)吃喝零食(鸣谢『裕德福』的坚果)……
FuPwcZVR6vtx4mqRtPFOut6mOiz8-watermarkw728.jpg

当然也少不了妹纸必备的面膜霜膏(鸣谢『施蒂夫』的面膜、芦荟膏、防晒霜等各种化妆品)。广告结束了,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爱。

Fnu8hnrP_7NWPPOwU39vij8vwWCS-watermarkw728.jpg

FhguhQvdTSq8XJPZlXX_VU7IuOxf-watermarkw728.jpg

FvH2wZBv7z7eXsuTAMdrcr6dIGAS-watermarkw728.jpg

? ?? ? 这下是想简单也简单不了了,名字从『车轮的老男人』变成了『ZUO玩』,单个手机直播也变成了多机位多视角高能直播。各种准备工作就在短短的一周里纷乱的推进着。然后老男人带着丹麦小姑娘匆匆的走了我们的『ZUO玩』旅行测试之旅。
? ???(由于商标注册原因第一期项目正式更名为『接线板环球旅行计划』)
杭州——西安
FvH2wZBv7z7eXsuTAMdrcr6dIGAS-watermarkw728.jpg

? ?? ? 玩票变成了项目,丹麦姑娘时间又是卡着年前有那么点可怜巴巴的。得!那就走吧。
? ?? ? 开门就是大堵车,杭州出发没到合肥,就已经堵上了。一路蹉跎,好不容易到了南阳,已经半夜加三更。结果预订的酒店,坑爹的没给留房,转悠了半天,总算入住唯一还有房的涉外酒店。
FvH2wZBv7z7eXsuTAMdrcr6dIGAS-watermarkw728.jpg

? ?? ? 西安是第一个重点,不过这里对我可能已经没有太多吸引力了;只是为了丹麦小妹妹和加拿大摄影师两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兄妹,好好的把西安逛了一圈哈哈。十几次来西安的经验,兵马俑和陕西历史博物馆是最值得去的地方,时间多了就转转城墙,虽然是明代的,却也古朴大气。不过这次没有去城墙,而是选择了汉宣帝刘询的『杜陵』。
Fnn6rP7COP-mbxVAX_RNr6g2zFty-watermarkw728.jpg

Fsxz3OoDL0yz8cG3P_Tsd-r3l9iT-watermarkw728.jpg

FrOK-E-iWq5war1I929MRpZE2CQw-watermarkw728.jpg
? ?? ? 选择他的理由就是我个人特别想去怀古一下,这位并不彰显于史集的汉朝第十位皇帝。这哥们是真正灭了匈奴的家伙,更是让西汉综合国力达到巅峰的家伙,我就不在这里给他写『本纪』了,大家可以百度下。
FkqUnZbwd3LDvJtdz8pRb5CfHxaV-watermarkw728.jpg

『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这话不是一个汉武帝能撑起来的。刘邦自不必说,白手起家的第一个皇帝;度过吕后执政的阵痛期汉朝,接着迎来汉文帝和汉景帝的文景之治,以及文景之治基础上大放光彩的汉武帝。汉武帝之后的汉朝可能被他那太阳般的光芒所遮蔽,不太为众人熟知,但是那才是巅峰时刻,靠着霍光这样的牛人,合着汉昭帝和汉宣帝的气魄,用昭宣中兴把武帝烧光的家底给补上了。
FsCEWgObcBh9W-V4X0i7QFY3VTd7-watermarkw728.jpg

中国的史书,最让人激动的,永远是班固的《汉书》。为了把上面的这些解释给丹麦妹子听,我是耗尽了所有已知的英语词汇。

FmsP3RY4xp27LC5Z3ed3GD04dPFg-watermarkw728.jpg

吃喝永远是在玩乐之前,西安虽然在美食的地位不如成都重庆,可也有自己的西北特色。和玩一样,我对西安的吃食也是有自己的看法。泡馍、夹馍和面是必须要吃的,其他美食不是不好吃,但是没有这三样那样具有地域特色。泡馍和夹馍的品种有限,区别不是那么大;但是西北的面,那是千变万化,名气大的biangbiang面,臊子面,名气小的老碗面,油泼面,各个都是美味。
FraarKA1E06PE4mUWbrvY6TGr4ol-watermarkw728.jpg

FhfhaHL9epEBJGke8WhLp05jNZsR-watermarkw728.jpg

Ft7rjr0ebb6EuPFitKyAs3tzX__a-watermarkw728.jpg

FgGmNxhnIkf50K-1M0r3vfRHeAF1-watermarkw728.jpg

FurP3Z4lXtHUNJ9RFivjAhmduVBL-watermarkw728.jpg

Fjm54eN_RqC9cVPhIUlxP_31yOvD-watermarkw728.jpg

离开西安的那天,因为暴雪,被堵在高速十几个小时,最后只能住在宝鸡。唯一值得开心的是,直播实时收看人数突破800人。

FsHn0mPW7TBdpLIGHduGu07kS7Ls-watermarkw728.jpg

西宁——吃一家,红一家

FoSWesinNvTXSM1m3TzwLC3LUxTK-watermarkw728.jpg

其实原来是不想流水账一样的说西宁什么的,可是谁让我喜欢西宁的手抓羊肉呢,那嫩滑的滋味,让我在西宁从来只吃一种食物。最初到西宁,都是去『清真益鑫羊肉手抓』,后来这店索性网红了,人也多了,肉也不那么嫩了,无奈只能放弃。
FlMUfEGWFLxp6mFAiAA5jjYdMl_t-watermarkw728.jpg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幸运的我又找到一家叫『马学武手抓羊肉』的街边店,味正肉嫩,后来再来西宁,必去这家。话说这次去时,发现隐隐也有要红的迹象了。

FmSPUtuwtjpCTssOFiLhARgX-m_--watermarkw728.jpg

哥们们抓紧了啊,吃一家,红一家,少一家啊!

伏俟城— 吐谷浑故都
FnOJjqMmsXKnMI6MadSmsbTmh_xu-watermarkw728.jpg

青海湖边故事,已成为许许多多西部游的必写部分。可我一直对青海湖没什么感觉,可能是第一次见到它之前,已经看过太多更美丽的西北湖泊。因为计划里,要去哈拉胡露营,所以完全是放弃了青海湖,一带而过,直奔目标青海湖边的伏俟城遗址。

Fn8Zam4nz6TDgQIcOv3Q0YoLcwMq-watermarkw728.jpg

Fn8Zam4nz6TDgQIcOv3Q0YoLcwMq-watermarkw728.jpg

FuhxsGNfK-PEkyzguOXCuOs21nPA-watermarkw728.jpg

? ?? ? 说伏俟城可能完全无人知道,说吐谷浑故都也许有百分之几的人能知道吐谷浑吧。不知道的,又想知道的好学生,快去百度吧。我简单的扯一下蛋,这吐谷浑啊,是一个西晋末年到唐朝末年,存在于西北的少数民族政权,是辽东鲜卑慕容部的一支。对,就是哪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复的祖先。如果你问我慕容复是谁,我就懒得继续扩展了。唐初被李世民的一堆名将小试牛刀收服,后来反反复复,唐末甚至和吐蕃、党项人一起攻入过长安。只是被打弯的脊梁再也立不起来了,不停的依附强者,最后被吐蕃和汉族慢慢的同化,消失于历史长河。

FhrNWRvAKk7-l_6B77PtDAnTkC6_-watermarkw728.jpg

FpdZjq7zBvYNY03FqnH_TVelUGqg-watermarkw728.jpg

? ?? ? 作为在300多年历史中承担重要配角的吐谷浑,还是能让通过他们人缅怀一下哪些主角。每次和玛丽聊历史,都是对双方的一种折磨;这次更是加上了摄影师和另一个老男人。他们看着一圈小土堤(吐谷浑故都遗址,基本上就剩下一圈城墙的遗迹了),完全无法理解我为嘛要来这里。在狂风中,和他们说那漫长的历史,的确也强人所难。

FtS2YdJdiqqWklGbuxu2XmnT3_6Q-watermarkw728.jpg

FuByeiDUBsGsLKR4OWqCg43pT7f7-watermarkw728.jpg

? ?? ? 遗址的中心,保留了唯一类似建筑遗迹的土台子,像是佛塔的基座。基座底部被挖了一个类似北方菜窖的坑洞,以为是牧民躲避风雪的场所。正好遇见一个放牧的藏民,好奇一问,惊为天人,这原来是传说中的盗洞啊。牧民说年初还没有的,不久前他才发现的,可能是有人想挖宝贝。牧民小哥还带我们去看来另外七八个盗洞,只是那些没有这个新,没有这个完整和深入。盗墓小说的风潮,保留一门古老的非物质文化传承啊。那盗洞挖的真的不错,规规矩矩,有模有样。

FnU4Fj-dJTy9EnXpxB_58c3j5S3S-watermarkw728.jpg

Fs72N13fNGxLenKlmqBwIc8MTC好-watermarkw728.jpg

Fk_WoyIPyRczVO9k7TlFarT4y1SA-watermarkw728.jpg

拍了照,聊了天,涨了见识,抵挡不住西北的寒风,最后放弃了城墙上喝茶聊以的计划,灰溜溜的回到温暖的车里。

Fn_SHEpYBTdYoOoTtx1pJJDepeWM-watermarkw728.jpg

Fotezf4wujW054cIaybiNFzACgVq-watermarkw728.jpg

Fotezf4wujW054cIaybiNFzACgVq-watermarkw728.jpg

FhWW5NaMS721vS8CvEtIGOZpPC0I-watermarkw728.jpg

单于的故事

? ???『玛丽单于』和随从在伏俟城被『寒风刺客』袭击,受惊的单于带着随从们,匆忙向着哈拉湖遁去,期望能在美丽的湖边,舔吸伤口,养精蓄锐。只是在经过汉朝大军把守的县城时,因无路引,无法通过。和汉朝士兵沟通,通报了单于的身份(归顺汉朝的南匈奴单于),总算是让士兵把情况上报县衙。在城门外的马背上,苦等一个时辰,得到了不许通行的答案。虽然曾经就连尚未归顺的北匈奴人都可以在此畅通无阻,可是现在单于和随从却只能无奈回头,绕行四百里,去往边关重镇投宿。
? ?? ? 考虑到边关安全,关城内向来是禁止异族留宿城中的。不过近些年,汉朝国力强盛,对待异族也就放松了一些规矩,如今城中有一客栈许了异族人投宿。只是不知何故,单于一行数人,还是引的守城兵丁、衙役以及鸿胪寺的官员一起上门查验有无刺探大汉军情。
? ?? ? 原本赶路,到客栈已是疲惫不堪,这又被查验行李折腾了一个时辰,直到丑时两刻(2点)才安顿下来。更让单于一行苦恼的是,鸿胪寺的官员以边关军镇不可示于异族为由,命其夜间不许离开客栈,明日天明之后,速速离去,不可逗留。
? ?? ? 天明后,赶忙去向哈拉湖,刚出关城,又被衙役拦下,告知哈拉湖正有边军云集操练,外人皆不可往。单于只好被随从带着,去了草原上商号云集的格尔木。一路奔波的单于当夜就病倒在客栈,只能在客栈养病。


露营水上雅丹
FjfcM4A5RuDjhgREc6diRVJ_dojN-watermarkw728.jpg

? ?? ? 中国最美的三大雅丹地貌:乌尔禾、白龙堆、三垅沙,我都已经去过,唯一耿耿于怀的就是这水上雅丹。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没能去成哈拉胡,加上玛丽和我的感冒,严重的破坏了整个行程计划,如果放弃水上雅丹,这趟西北可能颗粒无收。最终在格尔木修整了三天后,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前往水上雅丹露营。

Fl2XzYMT2HHVZlaMG4UhMKUsD5O9-watermarkw728 (1).jpg
? ?? ? 路很好走,隔壁上的柏油路,平坦而且笔直,路边的雅丹地貌,神秘而独特。只是到了水上雅丹后发现,这里已经开始商业开发了,设计难看的景区建筑赤裸的在隔壁中,沙土堆积的隔离带,沿着公里一望无际。我一直想着,也许再过几年,羌塘无人区的复地也会立起一座酒店吧。

FkYXcU42nz3gbh78GC2jxu12X6Yt-watermarkw728.jpg

Fullid7MKQ好R7egYmHWVQSgjBY-watermarkw728.jpg

? ?? ? 驱车沿着公路摸索,幸运的找到几条翻越隔离土台的车辙,晃晃悠悠的在夕阳里,开进的隔壁。因为和下载的轨迹完全不一样的入口,后面的道路,完全是凭证多年荒原自驾的经验,在雅丹群艰难前行。幸好我不是盖的,牛逼吹的响当当,水平还是有一点点,将将在天黑前,找到了一个北风临水的露营地。

FkQV0IkTEczY6VL8iqw-asarT33b-watermarkw728.jpg

FgkKJmobbMPV74wbfEV6EqBMNahu-watermarkw728.jpg

? ?? ? 我经历过西伯利亚的零下39度,也有体味过藏北高原凛冽寒风。所以西北荒原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完全不在我的困难列表里。但,人算不如天算,丹麦姑娘怕冷啊,又是刚刚经历过中国流感的欧洲人,可想而知有多可怜了。

FuDKunx4Ism-RlmS2_icuP9mLZpa-watermarkw728.jpg

? ?? ? 这里我要做几个科普:第一,丹麦是北欧国家不假,可也是个三面环海的半岛国家,所以冬天是和江南一样的湿冷,但是绝对气温也就零下几度而已,加上发达的经济,处处是暖气啊。所以别以为北欧人不怕冷,维京海盗的后代也怂了。第二,白种人天生对感冒病毒的抵抗能力就不如黄种人,这是写在基因里的。

FtThkpsJVbXYZt5EFoOzwTr7nTRo-watermarkw728.jpg

? ?? ? 再者欧洲人的免疫系统对中国的流感类型可能需要一定的适应期。第三,白人过敏体质多,咱也不敢随意给人家吃药,只能捡着没啥副作用的药吃,抗生素是一点都敢给人喂。因为这么多原因,那玛丽的病情就可想而知了。
Fu_1MQ1QUKPZ_QOEgedXLE5jh77H-watermarkw728.jpg

FnisWJXadX-WowLV0Spt3pcmWGgg-watermarkw728.jpg

Fnlp0bTiwkqHsgW9jWBfvgwZCdGz-watermarkw728.jpg

FkLwUj9wt_bvYyNcTaKa62v3lf0d-watermarkw728.jpg

? ?? ? 去了一个劳动力,加上摄影师需要拍摄,两个老男人是在寒风中累死累活的干着各种苦逼的工作。夕阳最后消失在天边的时候,寒冷的帐篷里,我们总算可以安心的吃起火锅来了。露营这事,放在欧美,那最奢侈的不外呼啤酒加烤肉了,而且大多数时候只有户外浆糊(类似方便面的脱水食物,加水煮后糊糊的一坨)。

FiofmJ-PiLkdwPTA_bCe4-yRf1bl-watermarkw728.jpg

? ?? ? 可放在天朝,吃过火锅那都不算奢侈的,原本还带着火枫新出的户外炒锅,想整几个小炒,只是那天寒地冻的,最后觉得还是火锅实在。重庆的火锅底料,西宁的牛羊肉,宁波的速冻海鲜,格尔木超市的蔬菜,感谢我们统一的大祖国,天南海北美味一锅顿。别问我这么带着的,一路零下的气温,车顶行李箱就是个天然大冰柜。

Fs2l6KMLEOqStPf3Zw_jFg1qrBIF-watermarkw728.jpg

Fld4y20JgCL1nixsqSfHv0oPdzy3-watermarkw728.jpg

? ?? ? 火锅蒸腾的热气,在帐篷上凝结成一片薄冰,气温随着黑暗,侵蚀我们的帐篷。煤油加热器,已经完全无法应对了,吃好火锅,喝完茶后,身体也开始降温了。玛丽的身体难以抵挡这西北的冰冷,怜花惜玉的我,只好做出撤退的决定。

Fj1caml2s5kKbtq8_pOdaKY43V5p-watermarkw728.jpg
? ?? ? 在午夜寒风中,做什么事都让人痛苦,更何况是跑路。一顿鸡飞狗跳后,后备箱里塞满装备,开始奔向温暖的城市酒店。车一动起来,才发现,周遭的黑暗已经完全遮掩了一切。来时的失误,酝酿出了恶果,我忘记记录轨了。如果天亮的时候,还能凭着记忆,原路返回,可黑灯瞎火的,靠着车灯照亮的区域,完全找不到来时的路线。幸好我牛逼啊,几次罗布泊里的夜路经验,让我冷静从容的在雅丹群里,晃来晃去(还是找不到路,不过我表现的胸有成竹,哈哈)。
FkLcusnOhzVKVQi7j6Dgcogz9_MX-watermarkw728.jpg
? ?? ? 费了两倍的时间,总算看到了公里,但是完全找不到能翻过隔离土堆的缺口。沿着土堆开了十几分钟,就在即将准备强行翻越的时候,老天爷可怜我,给了个大大的缺口。来时三个小时,回去用了5个小时,凌晨赶回格尔木,已是人困马乏,好在没困在雅丹里,成为被救援的菜鸟驴,那会是我的人生污点。

松格玛尼石经城
FqfLWlMNe6rYVDl-wvwBk4IFkV9s-watermarkw728.jpg

? ?? ? 不知道为什么,走过几乎所有藏区的我,总是潜意识的忽略玉树地区,平时也很少关注这里,对它的了解几乎为零。这次借着机会,来了玉树,发现这里是一个更加虔诚的藏区。许多村镇都建有宏伟的寺庙和佛像,虽然都是一些近年的产物,没有岁月时光加持的古朴,却也别有一番韵味。这可能和近一些年藏传佛教在内地兴起有联系吧,在内地传教的僧侣几乎百分之九五来自玉树果洛地区。许多内地信徒的供奉,铸就了玉树果洛地区藏传佛教的又一次鼎盛。

Fgxy6L2tWj-i7FXYpKgz3CrSBj_I-watermarkw728.jpg
我其实挺反感一些打着藏传佛教的幌子,在内地胡乱传教的假喇嘛,假活佛。最初常常会和一些周围陷进去的朋友争论,后来见的多了,也就只好独善其身了。

FspiLdL2a49HFrRz__qDTxYJCa56-watermarkw728.jpg

? ?? ? 我一直认为不知道『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的佛教信徒,都是有点被人耽误了的信徒。佛教体系繁杂,且又博大精深,几千年的传承,包容了无数先贤的各种哲学思想,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先贤有着不一样的思维模式,这就让佛教非常容易成为某些有着不良企图人士的特殊工具。如果你真的信仰佛祖,那么就去了解真相吧,真实永远比虚幻更加伟大。佛教几千年沉淀的哲学思想,比哪些仁波切的转世神话要璀璨无数倍。
Fvtfe_V8kUAP91JMQuqL1pSJmcg5-watermarkw728.jpg

Fs4iDmYBd-sykIETlZZqpYa0tNur-watermarkw728.jpg

Fu3KxFUS1OWM7NrKOz8emtJf2-2x-watermarkw728.jpg

FnWEtDW2RkJUjqPdR4nRclyuIbCG-watermarkw728.jpg

? ?? ? 跑题了,以上言论都是一家之言,看过就放过吧。我们回到旅行上来。在做行程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松格玛尼石经城』,网上的图片和介绍让我有些心动。传说格萨尔时期,为了替战死疆场的士兵超度灵魂,将士们在此垒了一个玛尼堆,后来一代又一代信徒堆积玛尼石,形成了现在规模的石经城。只是格萨王原本就是一个集合了无数英雄于一身的虚幻人物,完全无法确定真实时间,所以石经城的诞生也就无法有个时间概念了。

FnW8LGSpIrqlIW5D-n8oNFNocmiI-watermarkw728.jpg

? ?? ? 我是学土木工程的,所以根据整个石经城的规模,以及藏民的虔诚,想来这么大规模的一个石经城绝对不是上千年的历史的产物。因为如果有上千年的历史,石经城的规模至少是现在的几十倍规模。根据石经城规模和以前在藏区看见的其他大型玛尼石堆的行程时间对比,我估计四五百年时间是极限了。
FvrKHa4tj4saaJUEHgIw878uOt23-watermarkw728.jpg

FtSril0af3STBxuSzL7aCXVIBDS4-watermarkw728.jpg

Fik2W0d5p9ESkXiOWfLo_ToFi5JM-watermarkw728.jpg

? ?? ???震撼我的不是石经城的规模,和哪些雕刻精美的经文石板,而是每个石板后面都是一颗对信仰无比虔诚的心。想想几百年来,千千万万的信徒,把自己的信仰之力,留在这里,堆砌在这草原上,难道你不震撼么?真的很想回到最初第一块经文石板放下的那一刻,来一个五百年的延时视频。
FuK2EntLsuP3PoeKfDKDUiyNbauG-watermarkw728.jpg

? ?? ? 和玛丽聊了一些藏传佛教的故事,活佛、轮回、寺庙、密宗,说的越多,她越是迷茫。是啊,一个只有单一神的宗教信徒,又怎么能轻松的理解诏安了无数神佛的宗教呢。想来连一些佛学院毕业的博士,都理不清自己有多少个老大吧?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心中有佛,所见皆佛。
FqRixzQTZfIR9b-uAF3vkTUyJl24-watermarkw728.jpg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常州bet36在线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在线老网站_bet36平台运动协会

GMT+8, 2019-11-8 01:59 , Processed in 0.32031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